大商金博大店明日正式闭店,大商河南布局何去何从?

摘要:大商金博大店明日正式闭店,大商河南布局何去何从?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杨霄 丁洋涛 陈沛 陈玉尧 文 朱哲 摄影

作为大商集团入豫的“1号店”,大商集团金博大店3月31即将闭店的公告引发诸多市民的热议。

3月30日下午,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集团运营副总鲍知言针对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他表示,大商集团关闭一号店,实际是甩掉“包袱”,集中优化河南市场。目前,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剩余的15家店亦在按节奏做相应升级改造。

从14年前以4.2亿天价租金抢占二七商圈制高点,到如今亏损数亿黯然官宣离场。14年的风雨沉浮,压垮大商郑州金博大店的,到底是最初被赋予“战略意义”的天价租金,还是风云激荡的实体零售大变局?

靴子落地,大商金博大店终究是要撤了。

3月30日上午10时许,该店未如常开门营业。与此同时,该店一楼中庭内正在举行一场全员大会,大商集团、大商郑州地区集团高管当场宣布,该店将于3月31日正式关闭,即将张贴闭店公告。同时,该店全体员工分流至该公司在郑州市场的其他门店工作。

官宣消息的管理层中,亦出现大商集团总裁兼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董事长吕伟顺的身影。

14年前,吕伟顺是“大商入豫”计划操盘手。其中包括,2006年4月该公司参拍“郑州金博大城3年物业经营权”,以4.21亿元天价租金拿到该项目,由此开启大商入豫第一站。该店也一度成为大商郑州地区集团的“大本营”。

“系铃人改做解铃人”,吕伟顺彼时的心情外界难知。在现场,吕伟顺一度被该店员工围住,询问大商集团是否要在郑州地区全面闭店。

在外界种种疑问中,当日下午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运营副总鲍知言针对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鲍知言表示,大河报报道中将大商金博大店称为“1号店”是非常精准的,但关掉这个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店,也并非如外界猜测全面撤出郑州或者河南市场。

“金博大店天价租金业内皆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甩掉‘包袱’,利于优化大商在郑州布局。”鲍知言举例,目前大商集团年前对大商京广路店、大商建设路店在进行了升级改造,即使在疫情期间,上述店面的经营业绩在全集团可圈可点,“对小店的升级试水,也让我们对郑州市场更有信心,关掉亏损店铺、扩大盈利店铺,也符合企业发展规律。”

在寸土寸金的郑州二七商圈,大商即将放弃经营近14年的金博大城,这是为何?

金博大城曾诞生了河南第二代本土知名商企郑州金博大购物中心(运营方为河南金博大购物中心有限公司),2006年之前,该店年销售规模曾逼近8亿元。当年,其与丹尼斯集团在河南商界并称“双子星”。

此后,大商与郑州金博大城的姻缘开启。

2006年,河南金博大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与该店物业方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郑州办事处的合同即将到期,后者于当年4月就该物业3年经营权在郑州举行全国竞拍。

素有中国零售业“东北虎”之称的大商集团,历时83轮搏杀,最终以4.21亿元举牌价,获得金博大城物业3年经营权。“3年约4.21亿元租金”,大商在当年创下国内零售业“天价租金”的传奇。但同时,约1.4亿元的年物业租金,也为日后大商对该物业的驾驭力和持有周期设定了双重考验。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注意到,2016年4月,大商股份在年报中披露郑州新玛特购物广场有限公司金博大店报告亏损。其称,2015年,该店营业收入约9.98亿元,营业利润约-1.64亿元。

对该店亏损的原因,大商在年报中解释说,因店铺装修改造后品牌结构调整,各楼层增加餐饮,百货合作品牌由2014年平均420个减少到2015年平均337个,部分重点品牌销售下滑严重。

2015年后,大商郑州金博大店再未逃掉大商股份财报年年重点“点名”。大商股份2016年~2018年年报显示,该店营业利润分别为:约-1.06亿元、约-1.18亿元、约-1.45亿元。

另外,以2015年为分水岭,大商金博大店的营业收入还出现了“塌方”,由之前的近10亿元营收直接跌至2016年的约4亿元,到了2017年跌至约3亿元,2018年跌至约2.1亿元。

事实上,在做出闭店决定前,大商集团也曾为“抢救”1号店、郑州地区集团努力过。

2019年元月,大商集团总裁吕伟顺来到郑州,亲自兼任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董事长。 “对大商在河南市场的‘一草一木’,吕伟顺总裁都非常熟悉。过往10多年,公司在全省市场上开出的几乎每家店,他都会关注。”大商郑州地区集团一前高管坦言,未曾料到,时隔数年后,竟需吕伟顺亲自挂帅来“拯救”郑州公司。

吕伟顺抵郑后,大商集团与之同步实施了对郑州地区集团高管团队再次“大换血”。大商集团大庆地区集团副总裁邵泰杰,调任大商郑州地区党委书记、副总裁;大商沈阳地区集团副总裁陈敬霞,调任大商郑州地区集团总裁。此后,沈阳、鞍山、大庆等大商既有强势区域援兵,不断向郑州驰援。

金博大店作为大商入豫的旗帜,必是被“抢救”的第一对象。但无论是房租成本、遗留旧疾,还是团队跨地域作战的适应力,在今日呈现出的都是“抢救未果”的现实。

2019年,大商金博大店拿得出手的变化案例,是当年7月,河南麦迪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麦迪逊)与大商郑州地区集团签约,以联营模式合作大商·麦迪逊城市奥特莱斯金博大店。该店位置是在大商金博大店内1层局部、2层~4层。简单理解,这家店成为该购物中心最大的“租客”,同年11月末投入运营。

今日大商宣布闭店也将入驻不足4个月的麦迪逊城市奥莱带入困境。

闭店后,大商后续收尾工作如何进行?

大商金博大店的突然官宣闭店,除了员工的分流外,也牵扯到与合作商家的收尾工作。但有商户告诉记者,此前大商已经将其商铺合同改为一月一签订,“或许就是为闭店做提前准备。”

占据金博大店80%面积的麦迪逊,也接到了限期办理的公告。3月30日下午,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在金博大店内见到大商郑州地区集团才针对麦迪逊奥莱金博大店发布专项公告称,“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已通知河南麦迪逊于3月31日终止合同,并依据合同约定于4月5日前将场地内物品清空。”

对于麦迪逊方商户称仍未接到大商方面的撤店解决方案与结账通知的质疑,鲍知言表示由于和麦迪逊未完成对账、开具发票等流程,确实存在未结账的问题。

“双方的联谊,都抱着向好的希望,麦迪逊承诺按月分解考核,最终达到年销售6.5亿的目标。但实际上,疫情未发生的12月和1月,麦迪逊的销售额与承诺有很大差别,甚至业绩不如从前。”鲍知言坦言,现在复盘来看,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并未起到作用。

鲍知言表示,此前与麦迪逊对业绩未完成有可终止合同有条款约束,而合作商户也都合同到期,并不存在纠纷。“目前我们能做的就是先给麦迪逊结算一半款项,等双方对账完成并开具发票后,在兑付另外一半款项。”鲍知言说。

此外,大商金博大店门口的星巴克、必胜客、哈根达斯等几家门店,经过协调后仍将保持正常营业。

来源:大河财立方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